掃碼關注微信公眾號
公眾號

淺談因果關系

135
概述:
本課主要講述有關因果的問題。包括什么是因果,認識因果需要分清的四種業,以及常見和斷見產生的原因,病痛災難是否完全由因果來決定等,最后回答了如何證明因果存在的疑問。
2016-05-27
點擊數(56925)
分頁閱讀
全文閱讀
分頁閱讀
全文閱讀
手動
開啟自動
自動
開啟手動
添加書簽
添加書簽
跳至書簽

在這篇文章中,我準備簡單地談一談有關因果的問題,其中包括因果的本體、分別、支分細節以及對因果的疑問。

什么叫做因果呢?比如說,一個人去偷盜,在偷了東西以后,在他的身口意中哪一個是因呢?我們經常講的業,在這里和因是一回事。偷盜人用手去抓一個東西放到自己的包里,這是不是叫做因呢?當一個人心里想“我要去偷這個東西”,這個起心動念是因嗎?上述身口意行為當中到底哪一個是因?

關于因果的解釋,一切有部和唯識宗有很多不同的觀點,但在名言諦中比較究竟的,還是唯識宗所闡述的觀點。他們認為,每一個人從無始以來到成佛之間,都有一個心的相續,此心相續有時候有眼耳鼻舌身等五識,有時候沒有,但無論它有怎樣不同的分別,總有一個恒時不滅的存在,就叫阿賴耶識。造了業以后,就會在阿賴耶識里播下一個種子。

還有一個比喻是:下雪的時候,如果將墨水倒在雪里,雪就變成了墨水的顏色;雪化之后,在地上仍可以看到這種顏色。同樣的,如果以煩惱去造業,當這個煩惱消失的時候,這個業就會留在阿賴耶識上。業(或因)是一種特殊的能力,就像稻谷的種子,雖然我們肉眼看不出它能生出稻芽,但它確實蘊藏著這樣的能力。同樣,當阿賴耶識上播下一個業的“種子”,經過一段時間,在因緣成熟后,它就會產生“果”,這個果也叫報應。所以,因(或業)的本性就是阿賴耶識上這種特殊的能力。

當一個人殺生、偷盜的行為完成以后,在他的阿賴耶識上就會留下這個行為的種子。這顆種子什么時候發芽是不定的。經書中常用糧食的比喻來說明報應的早晚。糧食蔬菜品種繁多,它們成熟的早晚也不相同。有些成熟只需要一兩個月,有些卻需要五六個月甚至更長時間,這種差異來自于種子本身的不同,以及地理環境和氣候等因素。同樣的,經書里講因的成熟有四種情況:一是很快顯現的果,即今生報應。比如年輕的時候造業,中老年時得報,有時甚至更快,當下就可以看到果報。這是什么原因呢?某些特殊因緣可以使果迅速出現,這個很快成熟的業,來自于它的對境和動機,《百業經》中就匯集了很多這樣的公案。比如說,僧眾和普通人是兩個完全不同的對境,如果偷僧眾的東西或毀謗僧眾的情形很嚴重的話,就有可能在當下或今生見到報應;如果對境是一般人,果報肯定是有,但不一定馬上或在這一生顯現。這種差別是由對境不同而產生的。另外是動機的差異,如果殺生的念頭非常強烈或蓄謀已久,以這樣的動機去殺生,它的報應就會很快成熟,若殺生動機不那么強烈,則雖然有果,但不會很快顯現。二是下一世一定會成熟的果,比如造五無間罪之類的大惡業或大善業,在下一世一定會報應。三是雖然肯定有果報,但成熟期不定,或許三四代以后,或許更長時間。四是也許有果報,也許沒有果報。從因果不虛的角度來看,這是什么原因呢?這是因為,如果這個因(或業)的能力很微弱,當它遇到強大的對治力時,它的果就不一定發生。前面三種稱為定業,第四種叫做不定業。

業的這四種不同的能力唯有佛是全知的,其他的普通人乃至具有神通的外道和小乘阿羅漢也不能徹底了解。佛出世時,印度有許多外道,他們用神通親眼看到一個一生行善的人,死后卻去了地獄、做了餓鬼或墮為旁生,如果因果是真實存在的,那么為什么善無善報呢?于是他們認為因果之說完全是騙人的。

一個一生行善的人為什么會墮落呢?因為,雖然他今生行善,沒有造什么惡業,但是,我們并不知道他過去世是怎樣的。也許他今生是行善之人,他的上一世和上上一世還是行善之人,但再往前推就不一定了,可能在很多世以前他造了惡業。從三種定業分別來看,他今生所做善業不屬于現世報應和下一世報應的業,而是屬于第三種定業,即它有果報,但也許在幾千年、幾萬年,甚至幾百萬年之后才會發生。

在生生世世當中,我們有沒有造這種業呢?答案是肯定的。所以,雖然現在做得很好,但如果不能清除過去世所造的惡業,其果報就會一直等著我們,這種業一旦發生果報,是沒法回避的,只有暫時墮下去了。但是今生所做的善業是不是空耗了呢?當然不是,它也有果報。如果這個業的能力不是很強,成熟很慢,就有可能先墮落再上升。

所以,不要說一點正知正見都沒有的人,就連修證比較不錯的那些外道仙人,他們在因果知見上都是迷惑的。這是因為因果循環錯綜復雜,貫穿三世,唯有佛徹底知道前后的一切來龍去脈,而其他人只能知道中間的一部分。這些外道仙人通常很有學問,也有一些世間神通,他們往往根據自己看到的某些情形,如某人前世行善,后世墮落,便輕下結論,說因果是不存在的,并因此著書立說,迷惑了很多人,從而漸漸形成一個教派,斷見便由此產生了。

常見又是怎么來的呢?有些人雖然有神通,但看得不是很遠。他們用神通看到自己來自于色界,在做天人的時候,梵天、帝釋就存在了,現在自己死了,但回頭看去,帝釋、梵天還沒有死。他繼續觀察帝釋、梵天是什么時候生的,什么時候會死,但往前看了幾千年、幾萬年,發現他們都不會死,于是便認為他們是永遠不死的;然后又往后推到幾萬年、幾百萬年,但仍然沒有看到他們是哪一天生的。這時他就認為,梵天、帝釋以下的眾生才會有生死,而梵天、帝釋是常住不滅的。他們把這個觀點寫進書里,于是很多人跟著他學,就又形成了一個教派。常見和斷見就是這樣來的。

現代人在這方面也出現了類似的問題。有些人沒有偷盜、殺生或傷害他人,并且持戒行善也做得不錯,然而他的工作、生活卻處處不如意。于是,有人就想不通:如果因果存在,善良的人怎么會遭到不幸呢?對因果或《俱舍論》沒有深入了解的居士也會有這種看法,甚至有人這樣說,我參加了法會,又念了那么多經,就不該有這樣那樣的病痛或災難。這種觀點是錯誤的,因為參加法會、放生及所做的一切善舉,已經存入我們的阿賴耶識中,沒有顯果是因為因緣沒有成熟。就像一個農民春天種地,他把僅有的糧食都播了種,家里就沒有糧食了,要等五六個月以后才會豐收,而現在他卻是一個沒有飯吃的窮人。有人覺得奇怪:你種了那么多地,天天辛勤勞動,為什么沒飯吃呢?這種疑問是沒有道理的。誰都知道,播種和豐收之間是有一段時間間隔的,現在沒有糧食是因為他去年沒有好好種地,沒有獲得豐收,所以把種子播下去后,便沒有余糧可吃,這與他今年的辛勤勞作沒有直接關系。同樣,參加法會或放生與現在的病痛災難也沒有直接的聯系,因為病痛災難是過去世所造惡業成熟的顯現。

另一種情況是,有些人平時無惡不作,但他也沒病沒災,過得很好,甚至一輩子都榮華富貴直至壽終正寢。于是又有人說,如果因果存在,他們干了那么多壞事,為什么沒有報應呢?行善之人與造惡之人比較時,造惡之人過得還要健康快樂,這不是說明因果根本沒有嗎?這與種地的情況完全是一樣的。

現在我們來分析遇到病痛災難是否完全由因果來決定的問題。?

個別外道認為,一切顯現都是由業力來安排,一個人的一生過得好與不好,甚至連吃一頓飯是早是遲都是命中注定的,是沒有辦法改變的,但佛教卻并不承認這一觀點。

佛教認為,無論病痛也好,災難也好,都有多種因緣。有些病是前世造成的病,也叫業力病,這種病無論花多少錢,采用多么高明的醫療手段,都無法治愈,這有可能跟因果有關系。假如你只是感冒頭痛發燒,也不能排除是因果的原因,但也不是一定由前世的因所導致。所以,有些事物確實跟因果有聯系,有些卻跟因果沒有直接的關聯,佛教一直強調不墮二邊,在因果上也是如此。

如果像外道所講的,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無法改變,那修行還有什么用呢?既然已經注定了,就什么都不用做了,結果好就隨意享受,不好也只有任其發生、聽天由命。同樣,假如真有一個命中注定,那么布施給別人食物也沒有用,給了他也吃不飽,因為他命中注定要挨餓。所以,這種宿命論是不能成立的。

還有另一些世間人根本不承認因果,這也是錯誤的。我們要走中間的路,不墮二邊。痛苦和快樂跟因果是否有關,以我們現在的智慧和感官是沒法確定的。綜上所述,一般情況下,我們現在做得好與不好,是跟以后的果必然關聯,但跟現在的顯現沒有直接關系,當然,特殊因緣除外。

還有一些人認為,因為殺生偷盜等違背了宗教信仰,所以才不能去殺生偷盜。其實并非如此。不能殺生偷盜的原因,是因為殺生偷盜違背了自然規律,必然會遭到報應,所以才要戒除。比如,服毒是不是違背佛教教義的呢?雖然佛教是禁止人服毒的,但最根本的原因,是因為毒藥本身是不能吃的,如果你非要嘗試,必然會中毒并感受痛苦,這就是違背自然規律而得到的果報。有些毒品服用后立即會發作,有些則幾個月甚至幾年后才發作。因果報應也是如此。雖然因果是我們的眼睛看不見的,但它們的顯現規律都是一樣的。當一個人服毒后,在還沒有發作并活得很健康時,有人便以為他服的不是毒,仔細想想這有道理嗎?沒有痛苦并非沒有中毒,只是毒發的時間沒到而已。同樣,殺生偷盜就像把毒品吞下去一樣,肯定是要發作的,只不過需要一個階段或一個過程罷了。

經書里還講述了另外一個例子。以前,有一個國王殺害了阿羅漢。第二天,他所轄的領土內開始下起珠寶雨。在以后的連續六天中,天降的寶物一天比一天珍貴,但第八天卻降下鋪天蓋地的黃土,全國所有的人都被埋葬于黃土之下,一命嗚呼。為什么國王殺了阿羅漢后反而感得天降珠寶呢?因為他過去世曾造過殊勝的善業,現在雖作了極大的惡業,但當兩種不同的業相遇時,原來的善業先成熟,自然得到大的善報,當福報享盡后,立即惡報現前。這里面的先后順序是不是像外道所講是由造物主安排的呢?肯定不是。這與糧食成熟是由土壤、陽光、氣候等諸多因素綜合而成,絕非人為所致,只是一個自然規律的道理完全是一樣的。

如果想更多地了解因果方面的問題,可以看《俱舍論》第四品,其中闡述的因果道理十分清晰明了。如果對因果沒有一個正確的定解,就會出現許多問題,有神通的人尚且如此,沒有神通的人就更不用說了。

第四種因是不定因,這種因不論是善是惡,因能力微弱,所以當碰到其他違緣時,就不會發生果了。對于惡業,要制造一種違緣使它變成不定業,這個違緣就是懺悔。在《大乘阿毗達摩》中講,無始以來所造惡業都有辦法讓它變成不定業,這個辦法就是對它生起后悔心,并發誓以后再也不造。后悔和發誓不造惡,是轉定業為不定業的兩個關鍵條件。

比如,一個人原來靠殺豬宰羊生活,后來改行不做,開始當居士念佛,他對原來的惡業生起很大的后悔心,并發誓一生當中再也不去做這種惡事。當這兩個條件完全具備后,他所造的殺業就變成了不定業,以后就不一定得果報;若再進一步深刻懺悔,就有可能完全不受果報。

對于往昔曾經造過、現在已經不能回憶的惡業,我們可以這樣觀想:無始以來我所做的一切罪業,無論是有意或無意做的,都是不應該的。并如同服了毒藥一般,對它生起強烈的恐懼和后悔心,發誓從此再也不做,這樣就可以令無始以來所造的一切惡業都變成不定業,這是很有意義且十分重要的。如果不能這樣做,情況就很難講了。

雖然我們今生沒有殺生、偷盜造惡業,都是居士或出家人,經常念佛、修法、放生,但我們所做的畢竟是凡夫的有漏善業,如果又沒有回向,一旦生起一個強烈的嗔恨心,當下便可摧毀長時所積的善業。因為凡夫的這些善根都是靠不住的,現在做得好,以后做得好不好,誰也沒把握。如果我們有能力,就可以看到過去世所做的不善業因全部儲存在阿賴耶識里,若不懺悔,其果報一定會顯現,那時就與持斷見的外道所見一樣:雖然今生行善,死后卻會墮落。這是非常危險的,因此我們必須要懺悔。沒有一個罪業是不能懺悔的,都能夠懺悔清凈。

同樣,善也有不定業,我們應該盡量把善業儲存下來,方法有兩種:一種是回向,還有一個更好的方法就是通達空性。知道行善是如夢如幻的,若能這樣思維,即使有嗔恨心生起,也毀不掉這個善根。因為嗔恨心是有漏的、有執著的,它與如幻如夢的見解是沒有關系的;而我們所做的善法是跟證悟如幻如夢的智慧有關的,兩者比起來,有執著的法比不上有智慧的善根,所以嗔恨心毀不了這個善根。如果既沒有證悟又沒有回向,而且嗔心不斷,那么善根就很容易被毀滅。對凡夫來講,回向就是最好的辦法。

綜上所述,我們要盡量讓那些惡業都轉為不定業,而把所有的善業想辦法變成定業。

這四種業很重要,要想認識因果,必須要分清這四種業,并對它有一個完整的認知和了解。這對我們的修行也至關重要。

因果是這樣的,如何證明它的存在呢?佛曾講過,一個普通的人想要證明因果的存在是比較不容易的,但也不是完全沒有辦法。佛教講緣起現象,因緣和合。緣起是什么呢?緣起就是有了因就肯定有果,內外所有的事物,都是緣起的現象。因緣的結果。比如說一個人殺生,這對于被殺的眾生是一個很大的傷害,此人造了這么嚴重的業,哪能沒有果呢?如同在潮濕和溫暖的土壤里隨便丟一粒種子,即使不管它也會發芽。同樣的,在世間的一切有為法中,沒有任何因是不結果的。

我們在日常生活中??吹?,有些病人被醫生或有神通的人判定只能活一個月到兩三個月;但是病人通過行善,如放生或修長壽法,在兩三個月后,依然活著并且活得很好,當醫生再檢查時,發現病灶消失了。這種情況無論在藏地或內地,甚至全世界都有發生,這既不是傳說也不是神話,而是一個個活生生的事實。由此可以證明,因果是存在的。

佛在某些經典中,也通過下面的例子來證實過因果的存在:有些人一生無論怎樣努力也發不了財,他的經營操作并沒有問題,但終身受窮;有些人沒怎么努力,卻一生榮華富貴。還有諸如健康不健康,長壽不長壽都是這樣。人們會認為這也許與環境有關,其實不是。例如,西藏歷史上有個國王為了讓窮人富起來,曾三次把西藏所有貴族的財產平分給老百姓,但是過了一段時間,情況又恢復原樣,窮人還是窮人,貴族依然是貴族,國王也就沒辦法了。那些富裕之人并不全是聰明和能干的,那些不富有的人也并非愚蠢和懶惰,這多半也跟因果有關。當然,不是說這里所指的富和窮全都是命中注定的,富了就不用去干活,窮了也不必再努力,但從這些事件中,也基本上看得出因果的關系與規律。

《俱舍論》里也講,有些父母造了很嚴重的罪業,他們的子女會感受到這個報應。如果父母造業、子女受報,豈不是與佛經所講的自作自受、不能被他人代受的說法相矛盾了嗎?《俱舍論》解釋說,這些子女本身就有那種惡因的存在,當父母造了大惡業后,由于他們與子女的密切關系,就促使子女的惡因提前成熟而感受果報。對此,古今中外有很多公案可以證明。通常來說,想要直接證明因果的存在是很難的,因為我們的肉眼無法看見前世的因和后世的果,但是用間接的方法,如上述的例子,就完全可以證明因果的相續存在。不要說輪回是受因果的制約,就是涅槃和解脫也被它控制。所以,如果我們想解脫,就要種解脫的因,有了因就一定有果,這就是佛教的見解。

佛教的見解是緣起,緣起包含了許多內容,從名言諦來講,就是有因必有果?,F今一切悲歡離合等形形色色的事物,都有各自的因,其中有一些因是我們可以看見的,有一些則是肉眼無法看見的,唯有特殊的人才可以全面知曉。有因必然有果,無因就不會有果。若渴求人天福報或快樂,就要去種快樂的因,快樂的因就是行善;若想避免痛苦和災難,就不要種痛苦的因,痛苦的因就是造惡。凡夫由于愚癡和無明,欲求快樂果卻反種痛苦因,比如時下許多人殺害各種動物,用它們的血肉和生命換取自己的延年益壽,這豈不是完全的顛倒嗎?其余的事情也都是這樣。

所以,如果凡夫對因果沒有一個正確的觀點和取舍,則所做的多半是錯誤的,由此而感受的,也將是他們意想不到也不愿接受的苦果。

在這篇文章中,我準備簡單地談一談有關因果的問題,其中包括因果的本體、分別、支分細節以及對因果的疑問。

什么叫做因果呢?比如說,一個人去偷盜,在偷了東西以后,在他的身口意中哪一個是因呢?我們經常講的業,在這里和因是一回事。偷盜人用手去抓一個東西放到自己的包里,這是不是叫做因呢?當一個人心里想“我要去偷這個東西”,這個起心動念是因嗎?上述身口意行為當中到底哪一個是因?

關于因果的解釋,一切有部和唯識宗有很多不同的觀點,但在名言諦中比較究竟的,還是唯識宗所闡述的觀點。他們認為,每一個人從無始以來到成佛之間,都有一個心的相續,此心相續有時候有眼耳鼻舌身等五識,有時候沒有,但無論它有怎樣不同的分別,總有一個恒時不滅的存在,就叫阿賴耶識。造了業以后,就會在阿賴耶識里播下一個種子。

還有一個比喻是:下雪的時候,如果將墨水倒在雪里,雪就變成了墨水的顏色;雪化之后,在地上仍可以看到這種顏色。同樣的,如果以煩惱去造業,當這個煩惱消失的時候,這個業就會留在阿賴耶識上。業(或因)是一種特殊的能力,就像稻谷的種子,雖然我們肉眼看不出它能生出稻芽,但它確實蘊藏著這樣的能力。同樣,當阿賴耶識上播下一個業的“種子”,經過一段時間,在因緣成熟后,它就會產生“果”,這個果也叫報應。所以,因(或業)的本性就是阿賴耶識上這種特殊的能力。

當一個人殺生、偷盜的行為完成以后,在他的阿賴耶識上就會留下這個行為的種子。這顆種子什么時候發芽是不定的。經書中常用糧食的比喻來說明報應的早晚。糧食蔬菜品種繁多,它們成熟的早晚也不相同。有些成熟只需要一兩個月,有些卻需要五六個月甚至更長時間,這種差異來自于種子本身的不同,以及地理環境和氣候等因素。同樣的,經書里講因的成熟有四種情況:一是很快顯現的果,即今生報應。比如年輕的時候造業,中老年時得報,有時甚至更快,當下就可以看到果報。這是什么原因呢?某些特殊因緣可以使果迅速出現,這個很快成熟的業,來自于它的對境和動機,《百業經》中就匯集了很多這樣的公案。比如說,僧眾和普通人是兩個完全不同的對境,如果偷僧眾的東西或毀謗僧眾的情形很嚴重的話,就有可能在當下或今生見到報應;如果對境是一般人,果報肯定是有,但不一定馬上或在這一生顯現。這種差別是由對境不同而產生的。另外是動機的差異,如果殺生的念頭非常強烈或蓄謀已久,以這樣的動機去殺生,它的報應就會很快成熟,若殺生動機不那么強烈,則雖然有果,但不會很快顯現。二是下一世一定會成熟的果,比如造五無間罪之類的大惡業或大善業,在下一世一定會報應。三是雖然肯定有果報,但成熟期不定,或許三四代以后,或許更長時間。四是也許有果報,也許沒有果報。從因果不虛的角度來看,這是什么原因呢?這是因為,如果這個因(或業)的能力很微弱,當它遇到強大的對治力時,它的果就不一定發生。前面三種稱為定業,第四種叫做不定業。

業的這四種不同的能力唯有佛是全知的,其他的普通人乃至具有神通的外道和小乘阿羅漢也不能徹底了解。佛出世時,印度有許多外道,他們用神通親眼看到一個一生行善的人,死后卻去了地獄、做了餓鬼或墮為旁生,如果因果是真實存在的,那么為什么善無善報呢?于是他們認為因果之說完全是騙人的。

一個一生行善的人為什么會墮落呢?因為,雖然他今生行善,沒有造什么惡業,但是,我們并不知道他過去世是怎樣的。也許他今生是行善之人,他的上一世和上上一世還是行善之人,但再往前推就不一定了,可能在很多世以前他造了惡業。從三種定業分別來看,他今生所做善業不屬于現世報應和下一世報應的業,而是屬于第三種定業,即它有果報,但也許在幾千年、幾萬年,甚至幾百萬年之后才會發生。

在生生世世當中,我們有沒有造這種業呢?答案是肯定的。所以,雖然現在做得很好,但如果不能清除過去世所造的惡業,其果報就會一直等著我們,這種業一旦發生果報,是沒法回避的,只有暫時墮下去了。但是今生所做的善業是不是空耗了呢?當然不是,它也有果報。如果這個業的能力不是很強,成熟很慢,就有可能先墮落再上升。

所以,不要說一點正知正見都沒有的人,就連修證比較不錯的那些外道仙人,他們在因果知見上都是迷惑的。這是因為因果循環錯綜復雜,貫穿三世,唯有佛徹底知道前后的一切來龍去脈,而其他人只能知道中間的一部分。這些外道仙人通常很有學問,也有一些世間神通,他們往往根據自己看到的某些情形,如某人前世行善,后世墮落,便輕下結論,說因果是不存在的,并因此著書立說,迷惑了很多人,從而漸漸形成一個教派,斷見便由此產生了。

常見又是怎么來的呢?有些人雖然有神通,但看得不是很遠。他們用神通看到自己來自于色界,在做天人的時候,梵天、帝釋就存在了,現在自己死了,但回頭看去,帝釋、梵天還沒有死。他繼續觀察帝釋、梵天是什么時候生的,什么時候會死,但往前看了幾千年、幾萬年,發現他們都不會死,于是便認為他們是永遠不死的;然后又往后推到幾萬年、幾百萬年,但仍然沒有看到他們是哪一天生的。這時他就認為,梵天、帝釋以下的眾生才會有生死,而梵天、帝釋是常住不滅的。他們把這個觀點寫進書里,于是很多人跟著他學,就又形成了一個教派。常見和斷見就是這樣來的。

現代人在這方面也出現了類似的問題。有些人沒有偷盜、殺生或傷害他人,并且持戒行善也做得不錯,然而他的工作、生活卻處處不如意。于是,有人就想不通:如果因果存在,善良的人怎么會遭到不幸呢?對因果或《俱舍論》沒有深入了解的居士也會有這種看法,甚至有人這樣說,我參加了法會,又念了那么多經,就不該有這樣那樣的病痛或災難。這種觀點是錯誤的,因為參加法會、放生及所做的一切善舉,已經存入我們的阿賴耶識中,沒有顯果是因為因緣沒有成熟。就像一個農民春天種地,他把僅有的糧食都播了種,家里就沒有糧食了,要等五六個月以后才會豐收,而現在他卻是一個沒有飯吃的窮人。有人覺得奇怪:你種了那么多地,天天辛勤勞動,為什么沒飯吃呢?這種疑問是沒有道理的。誰都知道,播種和豐收之間是有一段時間間隔的,現在沒有糧食是因為他去年沒有好好種地,沒有獲得豐收,所以把種子播下去后,便沒有余糧可吃,這與他今年的辛勤勞作沒有直接關系。同樣,參加法會或放生與現在的病痛災難也沒有直接的聯系,因為病痛災難是過去世所造惡業成熟的顯現。

另一種情況是,有些人平時無惡不作,但他也沒病沒災,過得很好,甚至一輩子都榮華富貴直至壽終正寢。于是又有人說,如果因果存在,他們干了那么多壞事,為什么沒有報應呢?行善之人與造惡之人比較時,造惡之人過得還要健康快樂,這不是說明因果根本沒有嗎?這與種地的情況完全是一樣的。

現在我們來分析遇到病痛災難是否完全由因果來決定的問題。?

個別外道認為,一切顯現都是由業力來安排,一個人的一生過得好與不好,甚至連吃一頓飯是早是遲都是命中注定的,是沒有辦法改變的,但佛教卻并不承認這一觀點。

佛教認為,無論病痛也好,災難也好,都有多種因緣。有些病是前世造成的病,也叫業力病,這種病無論花多少錢,采用多么高明的醫療手段,都無法治愈,這有可能跟因果有關系。假如你只是感冒頭痛發燒,也不能排除是因果的原因,但也不是一定由前世的因所導致。所以,有些事物確實跟因果有聯系,有些卻跟因果沒有直接的關聯,佛教一直強調不墮二邊,在因果上也是如此。

如果像外道所講的,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無法改變,那修行還有什么用呢?既然已經注定了,就什么都不用做了,結果好就隨意享受,不好也只有任其發生、聽天由命。同樣,假如真有一個命中注定,那么布施給別人食物也沒有用,給了他也吃不飽,因為他命中注定要挨餓。所以,這種宿命論是不能成立的。

還有另一些世間人根本不承認因果,這也是錯誤的。我們要走中間的路,不墮二邊。痛苦和快樂跟因果是否有關,以我們現在的智慧和感官是沒法確定的。綜上所述,一般情況下,我們現在做得好與不好,是跟以后的果必然關聯,但跟現在的顯現沒有直接關系,當然,特殊因緣除外。

還有一些人認為,因為殺生偷盜等違背了宗教信仰,所以才不能去殺生偷盜。其實并非如此。不能殺生偷盜的原因,是因為殺生偷盜違背了自然規律,必然會遭到報應,所以才要戒除。比如,服毒是不是違背佛教教義的呢?雖然佛教是禁止人服毒的,但最根本的原因,是因為毒藥本身是不能吃的,如果你非要嘗試,必然會中毒并感受痛苦,這就是違背自然規律而得到的果報。有些毒品服用后立即會發作,有些則幾個月甚至幾年后才發作。因果報應也是如此。雖然因果是我們的眼睛看不見的,但它們的顯現規律都是一樣的。當一個人服毒后,在還沒有發作并活得很健康時,有人便以為他服的不是毒,仔細想想這有道理嗎?沒有痛苦并非沒有中毒,只是毒發的時間沒到而已。同樣,殺生偷盜就像把毒品吞下去一樣,肯定是要發作的,只不過需要一個階段或一個過程罷了。

經書里還講述了另外一個例子。以前,有一個國王殺害了阿羅漢。第二天,他所轄的領土內開始下起珠寶雨。在以后的連續六天中,天降的寶物一天比一天珍貴,但第八天卻降下鋪天蓋地的黃土,全國所有的人都被埋葬于黃土之下,一命嗚呼。為什么國王殺了阿羅漢后反而感得天降珠寶呢?因為他過去世曾造過殊勝的善業,現在雖作了極大的惡業,但當兩種不同的業相遇時,原來的善業先成熟,自然得到大的善報,當福報享盡后,立即惡報現前。這里面的先后順序是不是像外道所講是由造物主安排的呢?肯定不是。這與糧食成熟是由土壤、陽光、氣候等諸多因素綜合而成,絕非人為所致,只是一個自然規律的道理完全是一樣的。

如果想更多地了解因果方面的問題,可以看《俱舍論》第四品,其中闡述的因果道理十分清晰明了。如果對因果沒有一個正確的定解,就會出現許多問題,有神通的人尚且如此,沒有神通的人就更不用說了。

第四種因是不定因,這種因不論是善是惡,因能力微弱,所以當碰到其他違緣時,就不會發生果了。對于惡業,要制造一種違緣使它變成不定業,這個違緣就是懺悔。在《大乘阿毗達摩》中講,無始以來所造惡業都有辦法讓它變成不定業,這個辦法就是對它生起后悔心,并發誓以后再也不造。后悔和發誓不造惡,是轉定業為不定業的兩個關鍵條件。

比如,一個人原來靠殺豬宰羊生活,后來改行不做,開始當居士念佛,他對原來的惡業生起很大的后悔心,并發誓一生當中再也不去做這種惡事。當這兩個條件完全具備后,他所造的殺業就變成了不定業,以后就不一定得果報;若再進一步深刻懺悔,就有可能完全不受果報。

對于往昔曾經造過、現在已經不能回憶的惡業,我們可以這樣觀想:無始以來我所做的一切罪業,無論是有意或無意做的,都是不應該的。并如同服了毒藥一般,對它生起強烈的恐懼和后悔心,發誓從此再也不做,這樣就可以令無始以來所造的一切惡業都變成不定業,這是很有意義且十分重要的。如果不能這樣做,情況就很難講了。

雖然我們今生沒有殺生、偷盜造惡業,都是居士或出家人,經常念佛、修法、放生,但我們所做的畢竟是凡夫的有漏善業,如果又沒有回向,一旦生起一個強烈的嗔恨心,當下便可摧毀長時所積的善業。因為凡夫的這些善根都是靠不住的,現在做得好,以后做得好不好,誰也沒把握。如果我們有能力,就可以看到過去世所做的不善業因全部儲存在阿賴耶識里,若不懺悔,其果報一定會顯現,那時就與持斷見的外道所見一樣:雖然今生行善,死后卻會墮落。這是非常危險的,因此我們必須要懺悔。沒有一個罪業是不能懺悔的,都能夠懺悔清凈。

同樣,善也有不定業,我們應該盡量把善業儲存下來,方法有兩種:一種是回向,還有一個更好的方法就是通達空性。知道行善是如夢如幻的,若能這樣思維,即使有嗔恨心生起,也毀不掉這個善根。因為嗔恨心是有漏的、有執著的,它與如幻如夢的見解是沒有關系的;而我們所做的善法是跟證悟如幻如夢的智慧有關的,兩者比起來,有執著的法比不上有智慧的善根,所以嗔恨心毀不了這個善根。如果既沒有證悟又沒有回向,而且嗔心不斷,那么善根就很容易被毀滅。對凡夫來講,回向就是最好的辦法。

綜上所述,我們要盡量讓那些惡業都轉為不定業,而把所有的善業想辦法變成定業。

這四種業很重要,要想認識因果,必須要分清這四種業,并對它有一個完整的認知和了解。這對我們的修行也至關重要。

因果是這樣的,如何證明它的存在呢?佛曾講過,一個普通的人想要證明因果的存在是比較不容易的,但也不是完全沒有辦法。佛教講緣起現象,因緣和合。緣起是什么呢?緣起就是有了因就肯定有果,內外所有的事物,都是緣起的現象。因緣的結果。比如說一個人殺生,這對于被殺的眾生是一個很大的傷害,此人造了這么嚴重的業,哪能沒有果呢?如同在潮濕和溫暖的土壤里隨便丟一粒種子,即使不管它也會發芽。同樣的,在世間的一切有為法中,沒有任何因是不結果的。

我們在日常生活中??吹?,有些病人被醫生或有神通的人判定只能活一個月到兩三個月;但是病人通過行善,如放生或修長壽法,在兩三個月后,依然活著并且活得很好,當醫生再檢查時,發現病灶消失了。這種情況無論在藏地或內地,甚至全世界都有發生,這既不是傳說也不是神話,而是一個個活生生的事實。由此可以證明,因果是存在的。

佛在某些經典中,也通過下面的例子來證實過因果的存在:有些人一生無論怎樣努力也發不了財,他的經營操作并沒有問題,但終身受窮;有些人沒怎么努力,卻一生榮華富貴。還有諸如健康不健康,長壽不長壽都是這樣。人們會認為這也許與環境有關,其實不是。例如,西藏歷史上有個國王為了讓窮人富起來,曾三次把西藏所有貴族的財產平分給老百姓,但是過了一段時間,情況又恢復原樣,窮人還是窮人,貴族依然是貴族,國王也就沒辦法了。那些富裕之人并不全是聰明和能干的,那些不富有的人也并非愚蠢和懶惰,這多半也跟因果有關。當然,不是說這里所指的富和窮全都是命中注定的,富了就不用去干活,窮了也不必再努力,但從這些事件中,也基本上看得出因果的關系與規律。

《俱舍論》里也講,有些父母造了很嚴重的罪業,他們的子女會感受到這個報應。如果父母造業、子女受報,豈不是與佛經所講的自作自受、不能被他人代受的說法相矛盾了嗎?《俱舍論》解釋說,這些子女本身就有那種惡因的存在,當父母造了大惡業后,由于他們與子女的密切關系,就促使子女的惡因提前成熟而感受果報。對此,古今中外有很多公案可以證明。通常來說,想要直接證明因果的存在是很難的,因為我們的肉眼無法看見前世的因和后世的果,但是用間接的方法,如上述的例子,就完全可以證明因果的相續存在。不要說輪回是受因果的制約,就是涅槃和解脫也被它控制。所以,如果我們想解脫,就要種解脫的因,有了因就一定有果,這就是佛教的見解。

佛教的見解是緣起,緣起包含了許多內容,從名言諦來講,就是有因必有果?,F今一切悲歡離合等形形色色的事物,都有各自的因,其中有一些因是我們可以看見的,有一些則是肉眼無法看見的,唯有特殊的人才可以全面知曉。有因必然有果,無因就不會有果。若渴求人天福報或快樂,就要去種快樂的因,快樂的因就是行善;若想避免痛苦和災難,就不要種痛苦的因,痛苦的因就是造惡。凡夫由于愚癡和無明,欲求快樂果卻反種痛苦因,比如時下許多人殺害各種動物,用它們的血肉和生命換取自己的延年益壽,這豈不是完全的顛倒嗎?其余的事情也都是這樣。

所以,如果凡夫對因果沒有一個正確的觀點和取舍,則所做的多半是錯誤的,由此而感受的,也將是他們意想不到也不愿接受的苦果。

?課程相關資源
  • 本課資源下載
  • 相關課程
* 本文由以下音視頻文件整理而成
類別時長大小格式下載
有聲書 0:25:58 11.95MB MP3
電子書 457.34KB PDF

fg美人捕鱼上分